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当代艺术市场天价与弱市并存或将面临重新洗

发布时间:2019-10-13 05:27:59

  财信讯(?蒋琰)4月5日,香港苏富比的“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以8300万港元落槌;香港保利春拍的当代艺术部分,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以1728万港元成交,私人珍藏的七件叶永青80年代末作品全部成交,其中《赞哈的行列;夏天·失落的果实;及捡松果(共三件)》以380万港元的价格成交。

  香港佳士得首场“ASIA+专场拍卖”上,曾梵志的《浴室》以664万元成交。

  2014年的当代艺术市场开篇即创下累累战绩,很多人从中看到了它的收藏潜力,但业内人士认为,它的整体市场仍然处于低迷状态。

  天价背后有其学术价值

  2004年——2007年当代艺术品呈现井喷状态,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度被打入“冷宫”市场低迷,直到去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拍出了1.8044亿港元的“天价”,刷新了亚洲当代艺术品的拍卖纪录。之后,天价作品频现,曾梵志1992年创作的作品《协和医院系列之三》以1.13亿港元成交,赵无极的《15.01.82?(三联作)》以8524万港元成交,当代艺术品作为“冬眠”后的复苏,终于再度活跃在市场面前。

  南京美术馆馆长方澄清认为,当代艺术代表的是时代的审美和潮流,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符号。

  虽然“天价”的背后不乏高手“做局”圈钱,但香港拍卖市场作为行业标杆,还是往积极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在经历了“冷冻期”后,当代艺术品总体呈现稳步上涨趋势,国内知名策展人王亚敏说。

  他解释,由于当代艺术市场发展较为迅速,频频出现“天价”作品,不少人对其学术价值有所疑义,特别是中国的当代艺术。作为艺术品,它的价值一定是通过价格来体现,相比于国际市场和一些大师级的作品,现阶段的价格并不算离谱,甚至还有升值空间的。

  真正意义上的春天并未到来

  “曾梵志、张晓刚他们的作品卖出天价,代表的更多是个人市场,而整个当代艺术品板块仍处于低潮期。”凤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东告诉我们,像常玉、赵无极等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艺术家,他们早年留学国外,接受外国思想,拥有宽阔的国际视野,将中国元素与外国文化相结合,迎合了西方人的审美,造就了国际市场的“高价”。但他们的这种成功,是现在艺术家不可复制的。

  他认为,现阶段,艺术品资本市场运作不规范,存在许多非理性投资行为,很多的高价是拍卖公司和个体“死扛”,往往有价无市。

  据了解,中国与国外在对待有潜质的艺术家区别很大。在国外,由艺术经纪人挖掘优质的青年艺术家,并对其进行10到20年的发展规划,他的作品价格在市场上呈现逐渐递升的状态,作品价值与价格基本成同梯度增长。而在中国,画廊作为一级市场并不成熟,市场策略不娴熟,一旦发现不错的艺术家,拍卖公司作为二级市场则高炒其价位,以量博人眼球,很可能在两到三年就完成了国外10年的发展路径。资质再好的艺术家,也很难抵挡得了市场的诱惑。走捷径的结果就是,精品少,好的作品仅在那些人的身上。这些都大大影响了当代艺术市场的整体发展。

  “艺术品行业非常小众,依赖于其他行业,极易受货币政策的影响。”吴东说,当代艺术发展至今已有二十多年,重新洗牌在所难免。所谓“不破不立”,等到有一天泡沫被挤掉,市场完全洗牌,会重新选择优秀的个人,更多的新鲜血液融入市场,资本得以按照市场规律重新梳理,那个时候,才是当代艺术品真正意义上的春天。?

  (:newshoo)

都市
亲子乐园
跑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