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符文猎手 第二十八章 恶魔的战术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8:41

符文猎手 第二十八章 恶魔的战术

凯末尔家族第三军团在德莱尔的指挥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昨天晚上他们还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但当他们在清晨集结起来之后,爆发出来的气势却足以令人侧目。

通常情况下的军队都是要让敌人恐惧,但德莱尔手下的第三军团却是自己出于恐惧的状态之中,那是对于己方指挥官的恐惧。人类在恐惧时往往会惊慌失措或者畏缩不前,但当他们的恐惧达到极点时,反而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利用恐惧驱使军队,这是典型的恶魔战术。

埃尔隐藏在丛林的阴影之中,谨慎地观察着南方军队的动向。在昨天晚上的偷袭之后,他迅速指挥着部队转移了驻扎地点,不过对于这种方法能否躲过恶魔术士的探查,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不出他所料的,南方军直接摆出了战斗的队形,毫不犹豫地向他所在的这个方向碾压过来。伊斯塔伦军虽然占据着丛林的有利地形,但南方军的人数达到了他们的四倍。在这种野战环境之中,即便伊斯塔伦的战士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那将会出现埃尔绝对无法接受的战损数字。

“大人,兄弟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怎么打?”阿尔莱特凑到埃尔身边低声问道。

“咱们死一个就少一个,不能跟他们硬拼。”埃尔摇摇头说道:“我们可以一边打一边撤退,把他们的脚步拖住。你们会布置陷阱吗?”

“呃……抱歉大人,可能有几个兄弟套过兔子,其他人基本都不会那玩意。”阿尔莱特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伊斯塔伦军队里的士兵都是职业军人,他们比普通的征召士兵更懂得如何打仗,但对于那些跟打仗拉不上关系的本领就有些无能为力。虽然说陷阱也是杀人的一种方式,但对于本身武力值就可以碾压南方军的伊斯塔伦战士来说,他们以前根本不需要玩弄这种小把戏。

“最简单的,挖个深坑,上面用树枝盖上,撒点土,这种应该不用人教吧?”埃尔有些无语地看着阿尔莱特,直到他满头大汗地连连点头方才罢休。

“让罗森带人去后面挖坑,洛克家族那种地方领主平时应该经常出去打猎,对这方面应该不陌生。(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其他部队向后撤,把会射箭的留下来。”埃尔低声吩咐道。

“我知道了,大人。”阿尔莱特点点头,看着埃尔的眼神不免古怪起来。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当然能理解埃尔作出这些布置的含义。这种猥琐战术说穿了并不复杂,只不过伊斯塔伦军人习惯了硬碰硬的较量,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些。

那些心中还抱有军人荣耀的战士,即便想到也不会做出这种选择。但埃尔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东西,所以他毫无心理负担。

从河谷关突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部队并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离开里尔镇太远,甚至没有脱离肉眼可见的距离。在两军交锋的战场上,这一点触手可及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要等待蒂雅娜的到来,埃尔一开始也没想跑太远,可是等到他发现德莱尔隐藏的底牌时,再想跑也来不及了,所以现在就显得比较尴尬。

德莱尔的军队很快抵达了丛林边缘,不可轻入森林地带是军事操典的最基本常识,尤其是在明知道丛林中潜伏着一群如狼似虎的敌人的情况下。望着郁郁葱葱的丛林,很多南方军的士兵都表现出了明显的畏缩行为。但是当德莱尔手下督战的骑士从他们身后走过时,士兵们的面孔顿时扭曲起来。

相对于前方未知的恐惧,背后亲身体会过的恐惧更能让他们勇往直前。

南方军的脚步在丛林边缘稍稍停顿了片刻,德莱尔咳嗽了一声,在自己的嘴边做了一个魔法手势,让自己的声音能够传递到丛林之中。

“伊斯塔伦的战士们,我不知道那位年轻的将军向你们许诺了什么好处,但那注定都不可能实现。伊斯塔伦已经沦陷,白狮子家族已经灭亡,你们所坚持的信念已经失去了意义。你们现在究竟为何而战?”

德莱尔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得到对面的回音,于是他继续说道:“我是凯末尔伯爵的长子德莱尔,我在这里最后一次要求你们放弃反抗。我们都是奥克兰特王国的子民,并没有化解不开的仇恨。无意义的战争只会给我们双方带来同等的伤痛!”

“我只同意你的最后一句话,德莱尔先生!”

埃尔从树荫里站起身来,对丛林外面大声喊道:“无意义的战争只会给我们双方带来同等的伤痛!德莱尔先生,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应该好好想一想,凯末尔伯爵是否有能力抵挡毁灭伊斯塔伦的那种灾难?”

“我听说伊斯塔伦触怒了神灵,所以被天火焚城?父亲大人可不会作出这等无谋之事。”德莱尔眼神一动,试探着问道。

“你自己都觉得不靠谱,还真打算相信吗?”埃尔没好气地说:“不如听听我的建议吧,让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

“昨天晚上闹够了,现在想要做下来谈?你拿我当傻子耍吗,埃尔将军?”德莱尔冷下脸来,沉声怒斥道。

“你们都要付出代价!”米哈伦挥舞着宽刃斧咆哮一声,迈开大步向埃尔说话的方向冲了过来。经过复生之后他的脑子一直没有恢复过来,但是力量方面却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只见他横冲直撞进来,一低头竟然将拦在自己面前的大树直接拦腰撞成两段。

德莱尔脸上闪过一丝恼怒的神色,不过米哈伦已经冲了上去,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抬起手挥动了一下,号令手下的士兵开始进攻。

督战的骑士从士兵身后飞驰而过,他们举起长剑,剑刃上闪烁着诡异的黑色光芒,所过之处所有的士兵的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他们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起来,由懦弱的绵羊逐渐转变成了凶狠的恶狼。当德莱尔一声令下,他们立即举起武器,嘴里面哇哇乱叫着冲进了丛林。

“那些士兵有古怪……放箭,牵制住他们!”埃尔对阿尔莱特下令道。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手立刻张弓搭箭。伊斯塔伦的战士并非人人都善于射箭,但相对于皮糙肉厚的地行者来说,要射穿人类同族的软弱躯体并不需要太精妙的箭术。

南方军士兵的战斗力在德莱尔的邪术驱使下得到了惊人的提升,突然扑面而来的箭雨让他们的脚步为之一顿,但却没有完全停止。中箭的士兵虽然也会死去,到只要中箭的部位不是要害,他们就毫不在乎地继续向前,似乎已经失去了痛觉的感应。

冲在最前面的米哈伦对此更是不屑一顾,他的身体暴涨了整整一圈,皮肤上泛起了明显不正常的黑色花纹,弓箭手射出的箭支只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白痕。他发疯一样的冲进丛林里,嘴里大喊着:“雷纳德!你这个懦夫!出来和我一战!”

“这不可能!我们明明已经把他杀了!”帕兰蒂看到米哈伦的身影,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那就再杀他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埃尔蛮不在乎地说,经历过黑曜石构装泰坦和紫色魔神使徒降临那件事之后,他对于这种死而复生的东西已经见怪不怪了。在历史传说中,地狱恶魔一直以不择手段而闻名于世,所以无论德莱尔搞出什么花样他都不奇怪。

“交给我吧!”帕兰蒂握紧花剑,朝着冲过来的米哈伦迎了上去。复生之后的米哈伦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几乎已经接近于白银位阶,而且还是狂战士的类型,对于帕兰蒂来说颇有难度,不过帕兰蒂现在也有家族传承的底牌

,埃尔仍旧对她充满信心。

南方军的先锋部队已经逼近了伊斯塔伦军的防线,埃尔挥挥手示意负责射击的战士暂时后撤。他把手放在嘴里,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

地面开始震颤起来。

埋伏在右翼的骑兵发起了冲锋,他们挥舞着长剑从丛林中掠过,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己方防线前面的敌军扫荡殆尽。南方军的骑兵数量不多,所以并没有投入战斗,他们没有想到埃尔手中还隐藏着一支全副武装的骑兵部队。尽管丛林的地形同样不利于骑兵作战,但让他们对付普通的步战士兵那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南方军的先锋部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幸存下来的士兵纷纷逃出丛林,只剩下米哈伦与帕兰蒂打的难解难分。

首战失利,德莱尔的脸上却没有露出失望之色,他端坐在战马上,手掌上虚托着一颗黑色的球形能量体。每当丛林中传来死者的惨叫与哀嚎时,他手上的这颗球体就显得越发黑暗了一分。

“让我看看你能支撑多久吧。”德莱尔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再次挥手下令,第二批魔化的部队冲进丛林。(去读读om)(江苏)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德治疗妇科医院
昆明治疗牛皮癣费用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常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