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求解偏远地区法院人才困境

发布时间:2019-08-15 09:32:18

核心提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三师中级人民法院(下称第十三师中院)也不可避免地面临这个窘境,尤其是其下属的哈密垦区法院和巴里坤垦区法院,更为突出。

环境条件艰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三师中级人民法院及其垦区法院一直在求解招人难、留人难的窘境。

人才匮乏历来是偏远地区的一大难题。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三师中级人民法院(下称第十三师中院)也不可避免地面临这个窘境,尤其是其下属的哈密垦区法院和巴里坤垦区法院,更为突出。由于地处偏远、条件艰苦,兵团十三师中院千方百计吸纳人才,想方设法留住人才。

他们面临的困境及应对,可以说是偏远地区法院队伍建设的一个缩影。

6月1 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与兵团第十三师中院政治部副主任丰毅、巴里坤垦区法院院长余江兵、巴里坤垦区法院副院长(河南省援疆干部)杨晓平,展开对话,听他们讲述边疆法院求人才、留人才的苦与乐。

零报考

记者:兵团十三师中院及下属两个垦区法院地处偏僻?专业人才能否满足需求?

丰毅:哈密垦区法院创建于1984年,巴里坤垦区法院创建于2008年,而中院的组建是在2009年。由于师中院和巴里坤垦区法院成立的时间比较晚,近几年虽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由于条件比较艰苦,整体而言人才还是匮乏,第一招不到人,第二留不住人才。

记者:人才匮乏的具体表现在哪?为什么留不住呢?

丰毅:师中院和巴里坤垦区法院新建时,是通过哈密垦区法院向两边分流,这样一来,每个院的骨干人才都比较少。比如第十三师中院,刑事审判庭没有庭长,没有主审法官,只有一个助理审判法官;民事审判庭只有一个副庭长和一个助理审判员;而行政审判庭一个法官都没有。审判法官,尤其是一线的审判法官奇缺。在巴里坤垦区法院,只有一名老法官当庭长,剩下的都是助理法官。

迄今为止第十三师中院编制 0人,实有干警20人,缺编10人;巴里坤垦区法院编制20人,实有人员19人,缺编1人。

招人才难,而招到的也留不住,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窘境。比如说201 年,巴里坤垦区法院招录两名法官,结果报名人数为零。这些年也招募过一些大学生,经过几年的沉淀,人才流失比例比较高,有的进入上级单位或者到省城工作,有的调到比较好的内地工作,也有转行当律师的。

余江兵:招录时人员招不满已经是一种常态。从2008年开始招人,除了2012年报名报满以外,每次招录的名额都有空缺。巴里坤垦区法院自建院以来,共招考了19名法官,85%的年龄在 0岁以下,但几年来陆续调走,已经走了4位,分别是流向十三师政法委、第十三师中院或地方法院等。而且,除了已经调走,还有几名也有去意。他们选择调出去的主要原因,基本上都是嫌这里条件艰苦。

条件艰苦留不住

记者:巴里坤垦区法院条件艰苦具体表现在哪?

余江兵:其实这几年也招来过人才,而且比较年轻、学历较高。但这里自然条件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垦区法院的驻地在红山农场,比乡镇的条件还要差一点,像是农村,到了晚上,只有一个高杆灯。平常除了能打篮球,没有别的娱乐项目。买件像样的衣服都要到1 0公里外的哈密市或者 0多公里外的巴里坤县城。我现在在办公室,还穿着棉衣。一年中最好的时候是从6月到9月, 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而剩余的时间就很令人讨厌。

杨晓平:这里的极端天气很多,日平均气温1度,紫外线照射强度很强,从外地来的人很难适应。作为新组建的法院,这里地处偏远,没有活动娱乐,新招来的年轻人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寂寞难熬,精神上负担重一些。

而垦区法院办案的特点是点多、线长、面广,办案成本高。整个哈密地区天山以北(除哈密地区以外的十三师辖区)的案子都归垦区法院管辖,该院承担着方圆1 18平方公里、数万群众的诉讼审判工作,在工作上而言也非常辛苦。

为了方便兵团场和农牧区群众,法院直接到基层去巡回办案,尤其是牧区。这里与内地不一样的是,基层巡回办案都是路途遥远,最边远地方距离垦区法院一来一回500多公里,还容易迷路,导航也没有用,需要带着翻译和向导。

我曾经为了处理一个离婚案件找当事人,来回奔波500公里。

记者:条件如此艰苦,你们当初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余江兵:我们从哈密垦区法院调到巴里坤参与组建垦区法院,当时组织上选派的是最有实力的人才。巴里坤垦区法院组建一年后,第十三师中院才组建。说句心里话,如果第十三师中院先组建的话,我也不会到巴里坤来。

话虽这样说,既然组织派来了,就要干好。刚开始垦区法院的三位院领导家在哈密,老婆孩子都在那里,要想事业和家庭兼顾很难做到,必须要作出牺牲。

记者:这样的条件,对现有人员有没有具体影响?有没有因此而坚持调走的?

余江兵:有几个都在想办法调走。一个委培生,双学士毕业之后到了巴里坤垦区法院,按照与法院签订的协议,他要在这里干满7年。但到现在为止,他工作还不满两年,就要调到奎屯市法院。他的父母和妻子都在奎屯,妻子怀孕了,父母天天催促着让他调回去。其实他自己倒是愿意在这里多待一段,但是父母已经张罗着找接收单位。如果他的媳妇工作能够调过来的话,也许他可以留下来。但我们没办法解决。

还有一个小伙子家是黑龙江的,在石河子市上的大学,毕业回到老家,已经在当地电视台参加工作,得知这里招考公务员,就让他的同学替他报了名,结果考上了。但这个小伙子来的第一天就决定将来要走。为了能留住人,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十三师中院建了集资房,可这个小伙子就是不愿意要,下定决心要走,据说去年还回到老家参加公务员考试。

为留人,院长做了三年饭

记者:作为巴里坤垦区法院的领导,你们是如何让新来的人才留下来的?

余江兵:最近这两年,红山农场的各方面变化很大。第十三师中院为两级三院的员工们集资兴建了住房。以前法院的干部职工们办公和食宿集中在一个500平方米的小法庭,现在新的办公楼兴建起来了,办公条件大为改善。而原有的那个小法庭和团场置换了8套住宅楼,干警们基本上可以两到三个人住一个房间,也算相当不错了。

为了解决法院职工的食宿问题,垦区法院开了食堂。从2008年到2011年的三年里,因为没有钱请大师傅,而职工们必须要吃上合口饭,我们三位院领导轮番下厨,给全院职工做饭吃 那些年轻人基本上都是家中的独生子,生活自理能力较差,为了给他们创造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只能这样。

2011年,我参加国家法官学院的座谈会,这个情况被时任最高法院院长 得知。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后来我院增加了一个公益性岗位,这才请了一个大师傅专门做饭。

记者:除了生活的照顾,垦区法院还用哪些方式留住年轻人才的心?

余江兵:除了中院出面筹建集资房以外,我们给这些招来的人才尽力争取培训和晋升的机会,让他们参加各种活动,甚至只有审委会委员才能参加讨论的案件,也扩大范围让年轻法官列席,千方百计给其提供施展的空间。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要求调回奎屯的那个小伙子来的第一天,就对我说 我可能不会常呆 ,意思是让院里不要下工夫培养他。但这个小伙子很优秀,我也很欣赏,还是尽力培养,破格让他负责立案庭。如果不是家人催得紧,他本人还真想在这继续干一段时间。实际上,这个故事也正是我追求的效果,尽量留住人心 虽然最终结果那个小伙子还是要离开,但毕竟人两地分居,我们也不能为了留住人才而影响他的家庭。

记者:针对人才 招不来、留不住, 难题,第十三师中院如何去做的?

丰毅:我们努力提高法官的福利待遇,从福利待遇上留人。为此,我们争取了兵团十三师支持法院集资建房,解决住房问题。还有在师里支持下,从2010年开始,第十三师两级法院开始发放全额阳光工资,而之前只发一半的阳光工资。

另外,我们要求法院领导亲自参与办案。中院副院长李红卫和巴里坤垦区法院副院长杨晓平,都是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优秀干部,有着20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他们的到来增加了法院骨干力量,可谓雪中送炭,解了燃眉之急。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承办了大量的疑难案件,缓解了法官的欠缺。而其他法院领导也都亲自参与了案件办理,为年轻法官做了好表率。

除此之外,我们还大胆培养启用年轻人。有些庭没有负责人,而年轻的干部仅仅是科员,为此我们报经上级批准,破格提拔 科员级副庭长 ,等到科员满三年,符合晋升条件时才任命为副科级干部。当然,这项措施只针对优秀人才,不会乱破格。

在留人、用人之外,我们还加大了对基层法官的培训。同时得益于国家对口援疆的政策,李红卫等三名河南省援疆干部通过传帮带的方式,对两级法院的队伍进行了培训。李红卫还结合自己的办案实践,写下了20余万字的课件,在理论上和实践上让年轻的法官们受益匪浅。同时,几名援疆干部还积极促成了第十三师中院与国家法官学院河南分院积极合作,形成常态培训,而第十三师中院及垦区法院初任法官培训费用,全部由河南省高院和焦作市中级法院承担。

两年多来,第十三师中院及垦区法院有18名法官接受培训,他们绝大多数在培训后都走上了审判岗位,成为审判队伍中的新生力量。哈萨克族法官佳金兰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她在河南接受培训之后,2012年一年就办理了80多个案子,经她手办理案子的调解率达到了98%,成为知名的双语法官。

白内障患者的饮食方面一定要引起重视
呼吸消化科
什么是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